当前位置:首页 > 今日热点 > 正文
缅甸果博东方留守儿童竟然成为卖淫组织
2016-11-17 12:02:22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摘要: 昨天,新京报微信推出了《少女歧途 | 引诱、强逼13岁少女卖淫的17岁少女》一文,发布后议论如潮,读者唏嘘慨叹。今天这篇是后续
\
        昨天,新京报微信推出了《少女歧途 | 引诱、强逼13岁少女卖淫的17岁少女》一文,发布后议论如潮,读者唏嘘慨叹。今天这篇是后续,重视案件中孩子们的隐情。
 
         杨洁的家在一座典型的缅甸果博东方乡村,一所所房子坐落在绿色的山坡间,杨家屋后是一片黄色的橘林。一张小床摆在杨洁房间墙角,被子暴露一大块棉絮,没有粉刷的墙面上贴着卡通画。
 
         家里留存的一张相片上,杨洁个子不高,脸庞消瘦。你很难将她和“引诱、介绍、强逼未成年人卖淫案”联络起来。
 
        本年5月,湖南张家界慈利县警方破获上述案件;10月底,慈利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判决,有7人被判刑。
 
        令人震惊的是,17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中,有11人未成年,其间在校生5人,停学及休学6人。3名受害人中,2人未满14岁,1人刚满14岁。
还有两名公职人员--慈利县消防大队原教导员李某,慈利县国家税务局原党组成员、纪检组长刘某涉案。前者如今已被除名。后者已被撤销职务,开除党籍及公职。
 
         作为首要案监犯之一,杨洁曾强逼一名未满14岁的女孩卖淫。案发前,她刚满16岁,一样是一名孩子。
 
         这是一起由未成年人霸凌工作牵扯出来的案件:5月中旬,不到14岁的初中生李文被杨洁、王秀等人殴伤。在爸爸李江的追问下,她称被强逼卖淫,拒绝往后遭到殴伤。李江报警。
 
         警方以此为头绪,破获此案。
 
        案发之前,李江一贯对女儿比照定心,“孩子一米六五,块头大,通常的孩子应当不敢欺凌她。”
 
        甚至到如今,李江都在利诱,“杨洁、王秀两个女孩又瘦又小,女儿如何就认她们打骂?”
 
        那是李江无法幻想的一个“地下江湖”。
 
         王秀是一名高二学生,在同校同学的描述中,她是“混社会的”、“我们都听过她的名字。”同学们常常看到她和社会上的青年在校门口停留。
 
         王秀地点学校的学生介绍,学校里,有一些类似王秀一样的学生,常常和校外青年出如今学校门口,同学们暗里称这些人为“社会哥”和“社会姐”,容易不敢招惹。
 
         杨洁的“江湖声望”更大。同村的一名村民说,“她是在社会上混的,小女子不简单。”
 
         爷爷杨旺盛介绍,杨洁读初中时,效果在班里归于中流。中考前,她出了一场事故,效果从此不如从前,中考效果很差,便停学了。
 
         “不读书往后,孩子像变了个人。”杨旺盛说,孙女隔三差五找他要钱,此外不再和他说话。
 
         有一次,杨洁又找爷爷要钱,杨旺盛没给她,她一把将爷爷推倒。“她不听我话啊,嫌我没本事。”提到孙女,杨旺盛连连摇头,“我劝她,不要在外面整坏事,她不听。”
 
       李文刚开端情愿和杨洁、王秀交往,恰是因为她们是“混社会”的。
 
       本年年头,邻班的一个女孩告诉李文,杨洁想认她为小妹。考虑到“她实力大,当她的小妹很有面子,往后没人敢欺凌”,李文很愉快地容许了。
 
         新京报记者了解,另一名未满14岁的受害人容许“卖淫”,也是出于“被罩着”,在学校没人敢欺凌她。
 
          檀卷资料闪现,引诱、介绍、强逼受害者的6名少年中,王秀等2人为在校学生,杨洁等4名少年现已停学。杨洁、王秀等3名女孩担任物色、联络女孩,另3名男孩担任联络嫖客。
 
           即便家长,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如何与社会上的人发作密切关系的。担任联络嫖客的一名男孩,在案发前未满18岁,但他的爷爷说,“他的兄弟多得很,有大老板,还有当官的。”
 
         恰是这名男孩,在本年5月,曾把一名刚刚年满14岁的女孩介绍给慈利县国家税务局原党组成员、纪检组长刘某。
 
        案发后,慈利警方曾对媒体标明: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及单位,如今对无业游民的处理存在难点。社会难以对这个团体构成捆绑,加上这一团体通常无组织,对违法行为的事前防止教育存在盲区,常以疑问发作后的过后惩戒为主,亟待致使重视。
 
         案发后,盛怒之下的李江想去找杨洁的家长理论,他毕竟扔掉了,“她像个没爹没娘的孩子,我不知道该和谁去理论。”
 
         10年前,杨洁的爸爸母亲离婚,母亲改嫁后,爸爸精力开端变得失常,不能挣钱养家。发病时,他将家里的窗户、玻璃全砸碎了。
 
          爷爷杨旺盛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杨洁的爸爸早就认识不到自己还有个女儿。”十几年来,杨洁一贯靠爷爷照顾。
 
          记者走访案件中涉及到的7名少年的家庭,有5名孩子的爸爸母亲两头或许一方在外务工,首要由爷爷奶奶照顾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另一名受害女孩悄悄,10岁起就跟着外公外婆日子。外公外婆至今都不知道发作了什么事,他们只是觉察到外孙女的失常,“她在家里很沉默寂静,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到房间里,不好我们说话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 出事往后,悄悄在外地打工的爸爸母亲赶了回来,把她转到外地一所军事化处理的中学读书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她的爸爸母亲认为,严厉的处理环境可以将潜在损伤降到最低。本年8月,她的爸爸母亲再次去了上海打工。
 
           张家界市慈利县坐落湖南省西北部,是一个典型的劳务输出县,全县70万人口中,约一半剩余劳动力外出务工。揭露资料闪现,慈利县16周岁以下乡村留守孩提16977人。
 
           首要案犯王秀的爸爸王大明认为,“我们当爹妈的,便是给她挣钱以供应非常好的日子条件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这几乎是记者接触到的全部家长的心态。一名受害女孩的母亲哇哇大哭,“我外出打工,便是想给女儿最好的日子条件,怕她因为缺钱学坏,但仍是学坏了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 王大明说,王秀曾在一所村庄高中读书,“那时候我和老婆都在家里干活,孩子学校离家近,常常回家,学习效果还可以,考过全校前五十名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 但他觉得,应当给女儿创造非常好的学习条件。2015年年中,王大明和老婆去南边一座城市打工,挣到钱后,就把她送到了县城的高中读书,“一学期膏火3000元,每个月伙食费400元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 王大明说,这是他们夫妻两个月的纯收入。
 
          但到了县里的高中,王秀的效果下降了,在班里排倒数。
 
          上一年放寒假,王秀给爸爸打电话,说想爸妈了。王大明把女儿接到了身边过假期,“那时候感触,孩子在身边真好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王大明甚至想过把女儿接到身边读书,但工友告诉他,“你想多了,你孩子不是这个城市的人,人家不要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10月27日,慈利县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一审判决,共有7人被判刑,其间5人在案发时不满18周岁。这些少年因介绍卖淫罪、强逼卖淫罪或许引诱卖淫罪,被判处一年三个月至两年不等的赏罚,并处数额不等的罚金。
 
          新京报记者采访到的家长一致标明,“不相信孩子出这么的工作”、“在我面前,她便是一个孩子,放假回家喜欢和我一起睡,还搂着我的脖子。”
 
         案发前,王秀的爸爸王大明一贯认为女儿便是一个通常的女孩,“每次给我打电话时,挺乖的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王秀喜欢韩剧,追星,喜欢玩QQ,王大明常常登录女儿的QQ空间,除了写明星趣闻,其他便是慨叹爸妈打工辛苦的内容。
 
          杨洁的爷爷杨旺盛说,“我没有才能救她,看她的命了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王秀的爸爸王大明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她现已十六岁,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承担结果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另一名首要案犯之一的母亲也标明,“我不会给女儿请律师,判多久便是多久,她该自己承担责任。”
 
           到记者发稿前,被判刑者均没有选择上诉。